公司地址:
河北省保定市五四西路139号

页面版权所有:letou集团园林工程有限公司     冀ICP备17013358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保定

联系电话:
0312-3311314

公司邮箱:
hbgarden@163.com

公司网址:
www.hebyl.net

公司新闻
>
新闻详情

徽派建筑和江南letou园林建筑的区别是什么?

【摘要】 :
江南是个大概念,我们一般说的江南水乡其实是苏南浙北,也就是沪宁杭区域内,尤其是苏州和杭州。但实际上徽州也是江南。从九江以下,长江成^型入海,安庆东南方位就是徽州(安徽即由

  江南是个大概念,我们一般说的江南水乡其实是苏南浙北,也就是沪宁杭区域内,尤其是苏州和杭州。但实际上徽州也是江南。从九江以下,长江成^型入海,安庆东南方位就是徽州(安徽即由安庆和徽州得名),徽州六县,州府在歙县,然后是黟县 休宁 祁门 绩溪以及归入江西的婺源。

  大家注意,徽州东边一点点就是杭州,新安江水库也就是千岛湖就是杭州的上游。其实徽州和杭州维度一致,上下游关系密切。当年的徽州大量从安徽坐船顺流而下去杭州经商,徽杭两州其实比苏锡常更南。实际上江苏(名字来自江宁+苏州)和安徽(安庆+徽州)正是由清初的江南省切分而来。自唐代设江南东道开始,徽州就也是名正言顺的江南。

  但是为什么我们现在都说江南水乡不提徽州呢?其实也很简单,因为在大江南省区域,沪宁杭区域是平原,而徽州安庆是山区。那个水网纵横,美女采莲,不能不忆的江南,当然更倾向于环境更好的苏杭。实际上徽州-苏杭的古民居,差异确实还是有的。

  2 题主要问的,应该是徽派建筑和沪宁杭区域的江南建筑的区别,或者徽派园林建筑和苏州园林为代表的江南园林建筑(童隽老先生的《江南园林志》就包括了沪宁杭三角区)的区别。

  由于徽州古代园林留存的非常少,远不如苏州园林发达,因此其实颇难比较。特别是建筑物本身,还是依照正常的徽州和苏州建筑来做的,并无特别的差异。倒是园林的气质可以一谈。

  按《园冶》所言,造园先相地,山林、城市、村庄、郊野、宅旁、江湖 六大类,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区位环境分析,其中“园地惟山林最胜”,这也是徽州最主要的地理环境优势。当然也有村庄地。而苏州城内的四大名园,其实都是城市地,“市井不可园也.当然正是不可园中之园,显得造园者确实强大。 基本上,

  徽州是山区,山野之趣味更重,而苏杭为城市和发达的乡村,更加精细成熟。这是主要气质上的差异。

  回到真正的主题,明清时期遗存的徽州建筑和苏州建筑的区别是什么?我大概想到三点

  1 徽州建筑多在山区或临近山地,群体布局为山地建筑群布局,而苏州基本是平地布局。

  2 可能同样因为在山区的缘故,交通不便,产业不发达,徽州建筑单体比苏州更简单,例如典型的马头墙做法,其实徽州的马头墙多为三段,中间一根很宽,两端很窄,简单而对比强烈,比较有野味,例如前面贴的宏村月沼边的那些房子。而苏州民居马头墙多位五段,等长度划分叠落,更为丰富和复杂,比较有匠气。

  3 建筑装饰如木雕石雕,徽州雕刻更概括和写意,线条硬朗,而江浙以及福建的雕刻更精细圆润,这是一位徽州艺术家朋友告诉我的,我看了一些实物,感觉确实如此。

  4因为在山区 ,徽州建筑也更封闭(因为防卫的缘故),典型的四水归堂,整个外墙基本是实墙,苏州民居就不常见这么单独封闭的单体,当然气候也是个原因。

  5 另外楼上 说的也不错,徽州是商人多,苏州文人多,气质和趣味确有差别。不过徽州这几百年也大儒辈出,有所弥补。

  早早就关注这个问题,却一直在等,因为我知道我的回答会比较‘geek’一点。看到几位从文化,历史,类型学角度对比了徽派建筑和苏州园林后,感觉差不多这些方面是饱和了(这样对知友全面了解是有用的),然后我在补充点生态和行为学上的东西。

  “徽派建筑和江南园林建筑的区别是什么?”不客气地讲,学建筑的朋友看到这个题目的第一反应搞不好是:蛤,这俩为什么会相同?但必须承认对于非专业来说,辨别起来的难度不亚于区分韩国选美三甲。然而,我不满足于现有答案在涉及到“形”的问题时仅仅罗列两者的差异的信息量,这样很像那种“找不同”的游戏,很细致的看到了不相像的地方却不能帮助我们形成对这两个建筑类型的整体印象。就像袁牧说的一样,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绝对能写个博士论文出来。而我接下来太过“理工”的解读也只是从一个方面给出看法。那么我就选取一点入手来简单说说二者比对背后藏着些什么话题会直接影响到建筑的呈现。切入点很滥俗:人与自然。题目对象也缩小到苏州园林vs. 西递宏村。而我们这里主要谈建筑,我会先从人(使用者/甲方/客户)和自然(环境/地理)出发稍作描述再讲述由建筑为媒介对应的人与自然关系。

  苏州园林的主人大多来自官宦,比如拙政园是辞官的王献臣拿来个佛寺(传拆迁很不愉快)改造的;留园是被罢官的太仆寺少卿聊以慰藉的地方。 要说当年的园子,必然少不了一些经商的大户人家来效仿,但整体走的是士大夫风,他们有资产,有社会地位,而且相对地见多识广。他们的文学素养和艺术情怀不论是从娃娃抓起还是后天圈子培养都可代表当时的上流水准。他们要的是吟诗会友的天地。他们会要求这个天地别有洞天,移步异景,可以造曲水流觞也可以借湖山真意。他们会为了一块像观音的太湖石挥金如土,但却有可能管造园的设计师叫叠石匠人,一部《园冶》在他们眼里可能就是工匠手册,长期寂寂无名,以至于后代整理还得往日本去找‘夺天工’(日本人对《园冶》的称呼)的抄本。

  而徽派建筑无论是走出多少个大商贾又或是哪家代代中进士,在徽州山区兢兢业业积累下来的是富农对生活的态度,农耕文化支撑的是劳动,繁衍和宗族。与阳春白雪们不同,这里诉说的故事很简单但却很有力量的一载载的被复述:活着。

  在商业新兴鱼米丰饶之地,挽红颜,会知己,赏诗词是何等的安逸和潇洒。所谓“園”更表达着和外界俗尘的区隔。正如之前所说,这个小天地还必须含着很有企图心的对自然的重塑,“虽由人作,宛自天开。”是《园冶》提出的最重要的制园思想。纵然计成(作者)告诫后人“造园无格,必须巧于因借,精在体宜”但这里的“无格”,“因”,“借”和“体宜”都有一个很暧昧的前提:那就是被“骚人”们厌烦的周边大环境和社会结构:白天有商贩农户提供日常所需,夜晚有本地安防提供监察庇佑。这样的环境才会有暇去挑剔诸如园子水系的走向是不是衔接到远处高塔抑或岛屿,哪片树荫下留个亭子可以听到暮鼓晨钟。

  而宏村西递是真正的山野,(记得大学自己跑过去水彩写生,小中巴车司机们在蜿蜒的山间公路上头文字D一样的追逐下一个乘客,我的画板画笔和水洗就从货架上一股脑的掉在前面两个本地长发小青年的头上。当他们看到我是一个外地学生时大度的什么也没有说。。。好吧,可能和我的身高体重有点关系)不管怎么赞叹宏村村落仿着牛的生,脱离不开的原因就是在穷山僻水中的艰难:靠近干净的水源才能灌溉生息,即便是商贾起家最肥沃的土地也要留给耕种,更不用说晚上起贼走水了邻里之间守望相助的必须。 如此,在这里形成的是在真正自然环境中有能力对抗天灾人祸的聚落。

  ======================开始正经的分割线=======================

  我们在这里探讨的园林里的房子也好,徽派建筑里的房子也好他们都是传统建筑和地域建筑。对于这样的建筑我更喜欢用先验建筑(empirical architecture)来称呼。这种说法暗示了世世代代居住行为与建筑方式的彼此磨合。符号化史料化的确方便了记忆但是模糊了它们成为如此形状的本意。在这里如果要比对江南园林建筑和徽派民居建筑的不同的话,就从原因到结果的强逻辑中寻找二者应对“方法“上的不同。

  1987年,童雋先生(Chuin Tung)在解释园字时这样说:“繁体园字生动的表达了它的含义,外包围表示围墙,里面的部分可以看到山(土)水(口)和曲折的廊道和路径。“(之前错认为是香港中文大学的人,幸亏@朴世禺的指正,谢谢。)这里的水就是连接了活水系的水池。也是院子里的景观重点,Benson Lau利用Space Syntax analysis(探讨个空间点通勤效率的计算机辅助软件)分析网师园得到如下的图面:

  园林容易以水池为中心形成环状的交通(这不奇怪)而这个环状的交通与其余空间点有很强的可达性(颜色越偏红就表示连接的空间点越多),不难看出水在园林里成为观赏的景观重点,周围依附和发展了以交通为主的廊道和短暂停留的亭榭,而环道上呈现红色的地方就是园林主人待客的最主要的建筑物。故此,园林中的建筑松散且仔细的确定着位置,为了观景和成为景观。

  与之相反,徽派聚落并不是以这种游乐观赏出发。以宏村为例村头水源由水圳引导村内在村中央汇成水面后再流往村尾荷花塘,这个 “牛胃”位置的水塘也有极高的和周围联通的能力,但在聚落属性中,他成为祠堂和德高望重者居住的地方。由于这种伦理地位,这个空间非常向心以至于整个水塘都是被建筑围住的而非园林中可退可进的挥洒自如。

  园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用自然元素还原野趣,大量的植被也造就了幽静的效果任然以Lau的研究为例(谁让他是我小老板呢。。。)下图是他以网师园为案例按主要流线测算环境照度(单位lux),可以发现除了靠经水面开阔处的地方这条主要流线是被房屋和树木很好的遮盖住的。而园林中窗户的设计不论是“乱丢柴”还是“冰裂纹”除了美观和防盗外,很重要的一个作用是用来削弱室外自然光线进入室内因为照度变化剧烈形成的眩光。(较复杂,先说这么多)

  而在徽派建筑中,因为稠密内向的山区聚落形式,建筑间距离较近,建筑体本身成为遮阴的主体。而另一方面,光不仅仅意味着亮度同时还有热辐射。在采光和限制辐射的博弈中徽派建筑演化出天井类型的空间,高宽比可以达到4:1甚至5:1这是明显牺牲照度寻求热舒适的做法。窗户上格栅密度更甚,最大限度的降低眩光和阻挡热辐射。

  园林相对低的使用人群和相对低的容积率配合微气候中作用明显的水体和植被只要保证屋檐深度和之前提到的对热辐射的控制相对容易实现热舒适,甚至,可以说到了微凉的程度,日本文人也咬着牙在他们的纬度效仿过天朝上国的这种文人的喜好正如谷崎潤一郎在《阴翳礼赞》里一本正经的解释这种效仿缘起于‘风雅既是寒’的理解。所以在园林建筑中,建筑喜欢使用“灰空间”(诸如亭榭廊道),潜意识里是确保中国南方夏季的热舒适。

  letou体育投注

  同样的挑战到了徽派建筑这边就要棘手得多,虽然山区夜晚可用通过向天空辐射热量来降温,但是高密度的聚落还是意味着稠密人群的舒适需求。在这里,天井又成为调节的主力,通过场地风从屋顶层吹过的机会,天井上不气压变小带动下层稠密街坊的空气流动。当无风的时候,屋外街道是相对干燥和易被太阳直射地区,家家户户的天井空间可看成相对湿润凉爽的区域,这时石板街道被加热气流上升带动室内空气流动,而天井顶部此时成为补充新鲜空气的地方。辅助这种热动力学的就是建筑中的墙面。这些白粉墙面一方面可以通过多次反射把相对少的光线引导到房间深处,另一方面粉墙厚实气密性好便于驱使空气流动,而粉墙本身表面的呼吸可以帮助平衡建筑室内的相对湿度,在白天吸湿降低周围湿度便与居住者通过排汗降温;晚上气温下降的同时出现结露和返潮在夜晚的蒸发中将墙体的热容释放迎接新的一天。

  对比以上,士大夫的交友会所和富农的自宅对比起来会有打一开始就不着力的地方。结合其他几位朋友的答案,我觉得应该大致可以呈现这样的信息:一张一弛的两种生活状态下长久以来总结出很多合适的建筑特点和做法,正因为生活状态在起点上的不同,二者处理问题的方式就大大不同,纵然他们分享着类似的时代背景,类似的工匠技艺。最后的最后,还是很不满意这样去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建筑在把人类生活具体化时涵盖和杂糅了太多的东西,一一拆开刺激但又繁乱。但是这个拆必须要去做,不然我们的老东西就是用几十块钱买门票拍照发微博的东西,推倒卖钱毫不心疼,因为是对很多本源东西的陌生和不近亲情。

  LAU, PH, 2010. The Spatial Poetry and the Luminous Environment in the Scholar Gardens of China.

  SET 2010 – 9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ustainable Energy Technologies, 24-27 August 2010, Shanghai, China.

  正好最近有在看这个,感觉吴叔明的这篇小谈会有点帮助。文章不想看完的话,直接看我划线或者字体加重部分(主要是为了照顾考试手机党的同学)

  徽派民居建筑与江南水乡民居有很多相似之处。地域同属江南, 江南水乡是古吴,越之地。徽州是“吴头楚尾”,钱塘江上游,受吴、越文化的影响很大。建筑都为砖木结构,以木构架承重。建筑装饰都有砖、木、石雕工艺。 但是,徽派民居建筑还是明显有别于江南水乡的民居建筑的。徽州文化在形成发展过程中,虽然受到了吴越文化的影响,但是两者在不同地域文化影响过程中也拥有了不同的特色。 首先,谈谈两种民居的

  :徽派建筑的村落整体限定和控制在自然环境之中,“依山建屋,傍水结村”,跌落的马头墙与起伏的山脉相映衬,平淡的单体汇成气氛强烈的群体效果,整个建筑群与自然环境巧妙的结合在一起。“枕山、环水、面屏”是徽派建筑民居选址的一般规律,村落的选址布局往往依山傍水,因地制宜的考虑山势水体,这种选址模式有地势高爽、视野开阔之利,得自然水系之便,无洪旱灾害,方便生产生活,巧妙的使村落或随坡就势,或依山傍水,掩映在自然山水的怀抱之中。这种依山造屋,傍水结村的村落布局,巧妙利用自然环境的特点,顺山势与溪水流向而建,起到了调节风向、风力、温度、湿度的作用,从而形成冬暖夏凉舒适宜人的区域小气候。 江南水乡民居有着的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依山环水、古朴灵秀”,典型的典型的水乡传统民居常常巧借地势,因地制宜,形成了“前街后河,河街围绕”的居住模式。环水而建的建筑,高低错落,古朴幽静,含蓄内敛。有的枕山面水,有的面河而居,有的夹河而造,清澈的河水,轻盈的小桥,窄窄的街巷,深深的庭院,凝练成江南水乡传统民居的典型意境。

  徽州和江南民居都体现出了因地制宜的朴素特点,利用当地的材料——砖、木、石等为主建材,以白墙灰瓦表现最质朴自然的美。 徽州村落民居建筑的选址和设计,体现出依山傍水,随坡就势的格局,即利用天然的地形、地貌进行规划设计,通过适量采用花墙、漏窗、楼阁、天井等建筑手法,沟通内外空间,以使房屋群落都达到与环境巧妙结合的意境。 江南水乡民居建筑也是多利用地形,自由灵活地安置在流水萦绕的隙地上。我们以无锡为例,在无锡清明桥一段还有当年水弄堂的影子。这一带的建筑体现的是江南人对自然的理解。四通八达的小水巷子配合长长的通廊,小桥两边是朴素单纯的粉墙黛瓦,当地居民依水而居,围绕水而起居生活。

  :徽派建筑四周高墙围护,外面几乎看不见瓦,只留天井采光、通风;天井是整个民居的中心,有严格对称的中轴线;为了防盗天井一般做得很深。江南带天井的四合院也具有采光、通风、防盗功能,且也是一家人生活的重心所在。

  :骑楼是防火墙上头延伸到屋檐之外的地方,必须超过檐头以阻燃,而且要使其下面的砖墙伸出,防火墙就可以阻断相邻木材的燃烧。防火墙不仅只江南独有,它也是徽州建筑的一大特色。徽州民居封火墙类型有很多,三叠式,五叠式。进深长,letou房屋大的要做五叠式,也有呈弓形封火山墙的,高高的封火墙在徽州不仅是起到防火的作用,更是为了防盗。所以,江南沿河一带的封火墙粉墙黛瓦,起伏有致,很是清新雅致。而徽州的封火墙,因为其高大而有一定的规律性,加之深宅老屋,往往会给人以肃穆宁静之感。

  :徽州民居的黑与白形成明度对比,大片的防火墙又与民居群落形成面与点的对比,屋内的天井中流淌的水和周围的青石刚柔并济,而平整洁白的墙面和精雕入微的门楼形成简与繁的强烈反差,明堂和暗室是明与暗的对比。再从大的地方说,那一个以族为群的民居群落聚居于一片青山绿水中,这无形中又形成了动静、刚柔的对比。 江南民居也是有诸多对比。雕刻精美的门窗和坚实的围墙又构成了虚实对比。方形的院落又和所谓的圆天形成了方圆的差异。更妙的是寄畅园将惠山和九龙山借景于园中,又使园林和周围的山形成大小、远近、虚实的空间上的对比。用瓦片制成花窗把外墙的风光借于园内,增大空间感,透过花窗又能窥得满园的绿树葱茸。另外,除了建筑本身的对立统一的审美体现,还有古代的“阴阳”之说,民居以坐北朝南,靠山临水为格局,这里就是一套完整的阴阳风水论。 其次

  :虽然徽派建筑与江南水乡建筑都以木结构为屋架,梁架承重,但由于徽州处于山区,用材便利,故梁架,屋柱等材料均比江南水乡建筑粗壮、硕大,就建筑形制来说,徽派建筑雄伟高大,江南水乡建筑小巧玲珑。

  :民居单体来看,苏州民居同样多带天井、庭院,平面布局追求灵活,里面多向外开敞,民居以独立的,不封闭的为多,平面和立面的处理讲究实用,不拘一格。住房一般三间,堂屋除生活起居外,也是手工业劳动的场所,宅前有空场,稍大的住宅有曲尺形,或三合院。徽州民居则平面布局讲究规整,立面多内向封闭,徽州古民居多为三间、四合等格局的砖木结构楼房,平面有口、凹、H、日等几种类型。两层多进,各进皆开天井,充分发挥通风、透光、排水作用。 江南水乡夏季潮湿闷热,厅堂多落地隔扇门、大窗户,临河一侧也开启大窗户,以求得通风散热。徽派建筑由于通过天井调节室温,厅堂与天井通融,所以,对外的高墙上一般不开窗户,少数在楼上对外开启类似了望孔的小窗。

  :江南土地金贵,建筑物鳞次栉比、街道狭窄,建筑密度极高,从街巷形态来看,江浙一带水乡中的道路同样曲直布局自由,尺度狭小,而与密如蛛网的徽州街巷相较,前者更多的是随水系走向自然生长,高宽比不大,因而显得亲切,后者更多的是由人为规划,高宽比很大,因而显得森严。

  :从村落整体来看,徽州是山区,建筑多依山而建,虽然村庄多有小溪,但地势陡,落差大,水流急。江南水乡水网纵横,建筑多临河而建,亲水性特强。处于浙江东南部的村落同样处于依山傍水的环境之中,经过了完整严谨的规划,而与徽州村落相较,前者多蛮石原木却形体独立的朴素房屋,造成整个村落宽敞爽快的风格。后者多雕梁画栋却个体隐没的深宅大院,造成整个村落的封闭防范的特色。

  :徽州有它的儒道大家之风,江南有它的士林儒学的温和安稳气质,若把徽派建筑比喻为深山野谷中的幽兰,以淡雅的风姿,吐出阵阵芳香;那末,江南水乡建筑有如碧水绿叶中的荷花,以清灵的体态,展示万般风韵。 经过对两种建筑风格的相同和不同之处的比较,我发现当代中国建筑文化本身正处在探索的阶段,处在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文化的夹缝当中。在这种状态之下,向前和向后都倍感重负。在新徽派建筑和新江南水乡民居建筑实践中我们应当把对建筑的意义和意义的表现作为一种积极的追求。这种追求应是对两种建筑文化的真切体会。而不是形式的承袭或仅仅局限于一些具体手法的理解和运用。只有这样徽派建筑和江南水乡民居建筑创新才真正找到了具有生命力的取之不竭的源泉。

  應該用江南民居與徽派民居相比較 這樣是同類 就像周莊與宏村的比較 西塘與西遞的比較 而江南園林是指以开池筑山为主的自然式风景山水园林 更適合與它比較的是北方皇家園林 園林建築 自然可以比較的 也就是與不同類型的園林之建築相比較

  至於區別是什麼 從空間到立面 從單棟到群落到村落 有很多區別 也有很多趨同

  徽派建筑和江南水乡居民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地域同属江南,江南水乡是吴、越之地。其次,徽州是“吴头楚尾”,钱塘江上游,受吴、越文化影响很大。第三,建筑都是砖木结构,以木结构承重。第四,建筑装饰都有砖、木、石雕工艺。但是徽派民居建筑是明显有别于吴越民居建筑的。

  其一、聚落选址。徽州是山区,建筑多依山傍水而建,虽然村庄多有小溪,但溪水浅,细流急,多引作为水坝,一般不能作为交通行船。而江南水乡水网纵横,水上交通系统发达,建筑多临河而建,亲水性强。

  其二、建筑风格。徽州民居与吴越民居从外观上看得比较相似,都是粉墙黛瓦、马头墙、木门窗,但细究之下大不同。徽州居民受的是儒家文化的影响,追求精致华美。富于变化、较为活泼;至于木雕、石雕和砖雕则更是极尽细致之能事,精致而繁复。而吴地居民则受士大夫文化的影响较大。追求雅致、高逸的格调,苏州民居以精致的园林而闻名天下;苏州民居的马头墙则比较端正严肃,对称跌落,变化较少;至于门窗隔扇,较徽州居民来说雕饰少、朴素清雅。

  其三、建筑结构。虽然徽州民居与吴越民居都以木结构为屋架,梁架承重,但由于徽州处于山区,用材便利,故梁架、屋柱等材料均比江南水乡建筑粗壮、硕大,就建筑形制来说,徽州建筑雄伟高大。江南水乡建筑小巧玲珑。

  其四,立面开窗。徽派建筑由于通过天井调节室温,厅堂与天井通融,所以,对外的高墙上一般不开窗户,少数在楼上对外开启类似了望孔的小窗。而吴越之地。夏季潮湿闷热,厅堂多落地隔扇门、大窗户,临河一侧也开启大窗户,以求得通风散热。

  徽派建筑:粉墙、瓦、马头墙、砖木石雕以及层楼叠院、高脊飞檐、曲径回廊、亭台楼榭等的和谐组合,构成徽派建筑的基调。

  马头墙,高出于屋顶,轮廓作阶梯状,脊檐长短随着房屋的进深而变化,叠数可多至五叠。

  按照自己的理解胡扯一点儿吧……徽州地区多出商人,苏州地区生产文人。徽商发达之后会修祖宅,故而其形制会严整,平面布局多符合儒家气质,重礼制,空间等级比较分明。

  而苏州多出文人,文人科举发迹之后便不太会再留在苏州而是去其他地方发展,故修建园林的大部分为失意的文人,或者可能是遭贬谪亦或辞官等等……所以由于其自身遭遇等等需要排解,需要寄托于某一类事物上,于是道家思想在这一群体当中盛行——迷恋山水画诗词歌赋昆曲园林,以求化境之意或隐士之名。所以园林的布局以及形制不会如徽派祖宅那般严整,而是力求小中见大,模仿文人山水画中的各种空间形态,以求可行可望可居可游,于弹丸之地营造出无穷胜景。尽管都为私家居住用,但由于出发点不同,其最终的结果也不一样了。

  额,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楼主要把徽派建筑和江南园林建筑比较。明明细分就不是一类的。应该是徽派建筑和江南建筑的区别?或者是徽派园林建筑和江南园林建筑的区别?这两个问题。

  就楼主的问题,我想说的是自古徽州人经商的多多,将徽州文化带到了各处,当然就包括徽派建筑。

  不揣愚陋,建议诸君参阅一下已故园林大师陈从周先生的说园等系列著作,自可醍醐灌顶,大师之风,山高水长。自计成园冶之后,惟陈从周先生堪有真知灼见。童先生固大善,奈何钻研方向非关园林耳

  徽州不需要太多园林,基本上比较有点底蕴和历史的村子,本身和周围的环境在一起就是一个大的园林。

  这两样东西并不是同一类别的建筑,一个是民居,一个是园林,无法直接比较。要么你就直接问民居和园林有什么不同,或者问徽州园林和苏南园林有何不同,或者徽州民居和苏南民居有何不同。

  民居的话,整个苏南的建筑都可以算做徽派建筑的衍生或分支,或受其影响很大。

  作为民居,微派建筑的艺术性在全国都可以说是 no.1。那些把民居和园林进行强行比较的不知是何心理作祟,还整出徽派建筑粗犷之类的论点,是在自我贬低吗?

  楼上有很多干货,不过真心觉得没去过徽州的小伙伴就别强答了,让人啼笑皆非啊。然后徽州与苏州扬州的关系比一些人想象中密切,神马苏州文人扬州文人很多都是徽州籍的啦,苏杭一带在徽州人心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双方建筑也有相互借鉴吧~

  说徽派建筑粗野的我也是吓cry~细分的话,黟县歙县的建筑风格也有不小的差别呢~黟县建筑更金碧辉煌一点儿(履福堂的建造折合成现在的造价要21亿吧),歙县则大气恢宏,能工巧匠将雕刻、布局的水平发挥到了极致,可以媲美与许多世界级的建筑。

  一個是富商的宅院,一個是文人墨客的宅院,因為經濟力量不一樣,肯定風格不同,徽州園林是很大氣的,高墻大院,蘇州是小家碧玉

  而我也是刚好在三月先后在江西庆源古村和苏州见到了这两种建筑,明显无论是从气质还是历史文化因素来看都没有相似性。徽州建筑总的来说还是以实用为主,偏于粗放和野趣,虽然每户人家的墙上和墙角都会有不同的画,但都是黑色墨水般的淡淡而写意的勾勒。苏州园林是非常精致且成熟的,非常讲究从每个角度看去的画面构图感,移步异景,完全是为了观赏和艺术价值。在去苏州的环秀山庄的路上,远远望去也有看到类似徽州建筑屋檐的屋子。